30萬人觀看人機大戰 棋天大圣對弈軟件隱姓埋名
 
(轉載自:20068月17日《廣州日報》)
特派記者 施紹宗
 
  昨天在北京落幕的“浪潮杯象棋人機大戰”不但引起了新聞界與大眾廣泛的關注,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也引起了一些爭議,有人甚至認為這是一場純屬商業炒作的鬧劇,那么,大家究竟該如何看待這次比賽呢?輿論應該對此過高“吹捧”還是全盤抹殺?本報記者全程采訪了這一比賽并認為,人們雖然可以有各種不同的看法,但對于比賽意義的評價,原則上還是應該以比賽所起到的實際效果為基準,也就是說,不管主辦方出于何種主觀的意圖,只有客觀的實際效果才是檢驗比賽真正意義的“準繩”。
 
象棋需要“炒作” 30萬人觀看“人機大戰”
 
  象棋這一運動項目目前在國際體壇仍處于弱勢地位,它本身太需要一次高檔次的“炒作”了,因為“媒體關注度高就是好事”!“人腦世界冠軍與電腦世界冠軍的巔峰對決”一時間引起了廣大中國象棋迷,甚至部分非棋迷的高度關注,在這種情況下,這次“浪潮杯”首屆象棋人機大戰在實質上雖然只是一次“商業行為”,但象棋界本身不應該也不會拒絕這種有益于象棋本身發展的“炒作”。
  在本次“象棋人機大戰”期間,各類媒體爭相報道,新華社、中新社,甚至美聯社等新聞機構也慕名前來觀戰報道,在中國有著特殊意義的CCTV-1的新聞聯播等四檔新聞欄目對賽事進行了輪番報道,其意義已經遠遠超出了象棋報道的范疇,這在中國象棋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這也讓本次“象棋人機大戰”賺足了“眼球”。在徐天紅大師于89日參賽前,江蘇衛視對其進行了專題訪問;他在賽后又參加了SOHU網的訪談節目,在此過程中,關注徐天紅大師在“象棋人機大戰”中的表現的觀眾不計其數,熱線電話響個不停,而其手機更是沒有空閑過。徐天紅大師賽后親自打電話給賽事組織者表示感謝,他認為,此次“象棋人機大戰”能有如此大的影響力,這是他始料不及的,這對中國象棋的推廣和發展產生了意義深遠的影響。
  而在象棋愛好者方面,本報記者看到這樣幾個未經核實的數字:在“象棋人機大戰”進行網絡業余高手“海選”時,15天內共計超過7萬人報名參賽,他們都想爭奪來京與柳大華以及浪潮天梭面對面“交流”的寶貴機會。89日“象棋人機大戰”開戰,新浪網進行了現場直播,在線觀看的人數超過了30萬。這些數字也許有些夸大,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次活動也確實在象棋愛好者中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和吸引力。
  據記者了解,象棋界本身是看到了“象棋人機大戰”的深層意義的。象棋近年日益式微,在青少年一代中的影響力衰退。市場研究專家認為,缺少后繼的群眾基礎將是對象棋未來的致命挑戰。
  象棋的衰落不是因為象棋本身的魅力缺失,而是由于在世界時尚文化沖擊之下,象棋缺乏創新的市場行為,表現出市場營銷手段的單一和落后。象棋需要借助整合營銷的力量提升自己的“江湖地位”。“象棋人機大戰”賽事主辦方浪潮集團的新聞發言人說:“超級計算機天梭與中國象棋世界冠軍的人機大戰有助于把IT高科技的元素導入中國象棋,樹立中國象棋主流、時尚、風雅的品牌形象。”從賽事的結果來看,這次比賽對提升象棋的人氣和市場地位是有一定作用的。因此,從市場營銷學的角度來分析,本次“中國象棋人機大戰”與其說是一次機器與人的博弈,不如說是一次象棋品牌形象成功的集體強化公關行動。注意力就是影響力,有“草根”色彩的象棋以“人機大戰”的形式成功地掀起了“眼球風暴”,這也算是中國象棋事業的幸事。
  因此,“看上去更像是一次公益活動。”浪潮公司高層人士的這種說法從某種角度來看也不算矯情。
 
軟件“隱姓埋名”設計者盼明年戰勝高手
 
  浪潮公司出于宣傳自己的“超級計算機”浪潮天梭的需要,害怕讓電腦在“象棋人機大戰”中使用的象棋對弈軟件搶了“風頭”而導致自己“為他人作嫁衣裳”,浪潮方面對浪潮天梭所運行的象棋對弈軟件的“曝光”進行了“新聞封鎖”。而令人奇怪的是,部分新聞媒體不知道是出于缺乏常識還是給浪潮公司面子,他們從來沒有提過關于對弈軟件的問題,只有本報記者向主辦方提出這一問題,而對方給出的答復是:“我們不希望新聞媒體關注這個軟件。”
  浪潮公司的這種做法雖然不妥,但也可以理解,不過,本報記者本著客觀公正報道的原則,還是對浪潮天梭使用何種象棋對弈軟件作了報道。而值得贊揚的是,浪潮公司對此雖然不太高興,但并沒有直接向本報記者提出異議,他們還在許銀川與浪潮天梭的“終極PK”中繼續邀請本報記者前往北京進行全程采訪。
  對以東北大學人工智能專業在讀博士生王驕為主的象棋對弈軟件“棋天大圣”的設計團隊來說,他們心里雖然有點委屈,但也認為這次大賽的舉辦是值得高興的事,畢竟這次是由于浪潮公司的出錢出力才使象棋博弈軟件與象棋特級大師們有了較量的機會,這一方面可以讓設計者借此檢驗軟件的水平以及存在的缺陷和弱點,也使這一軟件在行內確立了自己的地位,并為以后對弈軟件的商業開發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王驕的導師徐心和教授是中國人工智能學會的副會長,他所在的東北大學是這次活動的協辦方之一,因此,他們對這次“象棋人機大戰”不提象棋對弈軟件的做法沒有公開表示不滿而是予以默認,這應該是雙方賽前協調的結果,畢竟如果沒有浪潮公司的出資就不會有這次比賽,況且今年正好是世界“人工智能誕生50周年”、中國人工智能學會成立25周年,在這個時候,中國人工智能學會也需要這樣一次能引起大眾關注的活動,他們在活動中即使處于“配角”也是心甘情愿的。
  王驕在810日的個人網絡日記中這樣寫道:“浪潮天梭的5臺主機全部使用‘棋天大圣’挑戰網絡棋手,‘大圣’55和。這次比賽的宣傳可謂空前,但是浪潮天梭的名字取代了各個象棋對弈軟件的名字,這也有欠公平。許多人都表達了不滿,但是浪潮公司畢竟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這個比賽能推動整個象棋領域的發展,想想也值得了。”
  王驕在賽后接受記者的專訪時稱:在這次“象棋人機大戰”后,他通過“棋天大圣”與象棋特級大師特別是與許銀川的較量,從中發現了“棋天大圣”的一些弱點,他回去后會馬上進行研究并作出改進。他相信一年之后“棋天大圣”的水平一定會有較大的提高,他認為“棋天大圣”的“新版本”屆時可以戰勝像許銀川這樣的頂尖高手。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在程序弈海“縱馬奔流”的涂志堅
  • 返 回 象棋百科全書——電腦象棋聯賽
  • www.ejnwjd.tw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